白居快到我碗里来

他是我的神

太像从洪荒尽头踏碎时空而来的神祗。

神怜世人,只是这位未免也太深情了。

我便自愿沉醉在你的眉目中,甘愿永生永世,不踏黄泉路,不走奈何桥,不过忘川河,不饮孟婆汤,不看三生石。

不愿你渡我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