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居快到我碗里来

巍澜脑洞

想些点东西

不知道写啥

T﹏T

白衣生哥简直不要太好吃

zyl48之洪帮二当家罗浮生
《许你》第七集的白衣生哥

随便写的

从来没见过这么矛盾的男人。

明明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天使面孔,打起架却狠厉无情,手上下死手,嘴角却笑着。拜那双漂亮的眼睛所赐,哪怕脸上沾着血点,嘴角一勾,也生出了十分的缱绻,怎样你还是会觉得他温和无害。

硬生生将猛兽的利爪萌化成小喵的软肉。

偶尔一次见他穿了一身纯白西装来喝酒。

不知怎的,偏生在纯白西装里面搭了一件纯黑的衬衫。

从来没见过哪个男人能将这样单纯的黑白色穿的这样色_气撩人。

他靠坐在沙发上时,露出的那一小节脚踝,肤色极白,纤细,单手可握,就让人老想用手攥着那处,狠狠用力,一定很轻易就能得到一圈欲_色的淤青。

喝酒时拿酒杯的小圆手,指甲被啃的干干净净,衬的每根手指都圆圆胖胖的,老让人想起白白胖胖的汤圆,香甜软糯,口感一定特别好。不过,啃指甲?想不到叱咤风云的洪帮二当家还有这样幼稚的喜好,可爱。

最动人的是他喝酒时扬起的颈脖。那是世界上最美的线条,是冰天雪地中可遇不可求的极光,是偶然在深山中才能见到的一抹浮光。
或许是角度不对,罗浮生的喉结看起来其实不那么明显,小小的动人幅度,不太张扬,但莫名的勾人,让人特别想……用牙齿轻轻咬着那处,慢慢的慢慢的磨一下,再一下,那人会不会像是被拿住命门的小动物,从喉咙里溢出一声似怒似嗔的呻_吟。

真让人心动。

还有那唇。被酒浸染过后,平日里淡色的双唇立马被晕染成动人的粉色,一张一合时会露出那口排列整齐的牙齿。
偶尔也咬一下杯沿,抬眼那一下纯情又生动。所有的赞美之词就如冰雪消融了,整个世界变得空白,空无一物,只有他。

眼睛太过于惊艳了。
像是远山氤氲的一片轻薄缥缈的雾气,又像是明月折射的一束清冷月光。
那里面盛放着未曾被时间带走的时光和深情。
嬉笑怒骂都过于生动。
醉眼朦胧时太撩,泪眼婆娑时太疼,欢时太灼,悲时太伤,怒时太厉,喜时太纯。
一双眼演尽了七情六欲,万物四季。
从天空到大海,从黎明到黄昏,从白天都黑夜,从沙漠到雨林,从冰川到火山。
瞬美目以流眄,含言笑而不分。
诗词歌赋不足以赞。

他是我的神

太像从洪荒尽头踏碎时空而来的神祗。

神怜世人,只是这位未免也太深情了。

我便自愿沉醉在你的眉目中,甘愿永生永世,不踏黄泉路,不走奈何桥,不过忘川河,不饮孟婆汤,不看三生石。

不愿你渡我。